<bdo id="dfwla"></bdo><noframes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/delect><bdo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/rt></bdo><bdo id="dfwla"></bdo><noframes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/rt><noframes id="dfwla"><bdo id="dfwla"></bdo> <noframes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/rt></rt><delect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/delect><noframes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/rt><bdo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/rt></bdo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noframes id="dfwla"> 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noframes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/rt><delect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/delect><noframes id="dfwla"><noframes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dfwla"><noframes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dfwla"><rt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</rt><noframes id="dfwla"><delect id="dfwla"></delect>
 

那些年我们住过的平房

发布者:Naixin 来源: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: 发布时间:2021-07-13 11:38:25

 

李蒙

“一间草屋一壶酒,醉卧田园独赏菊”。草屋是陶潜的平房,下接地气,背靠南山,在耕读中找到了人生的恬淡与归宿。“万里桥西一草堂,百花潭水即沧浪”。草堂是杜工部的平房,古朴典雅,清幽秀丽,草堂之中忧国忧民,愤慨民间疾苦。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”陋室是刘禹锡的平房,陋室不陋,安贫乐道,不与世俗同流合污。古代文人寄情于田园草房,追寻逍遥自在、安乐恬静的生活。

现如今,我们身边的平房越来越少了,那些载着童年记忆的岁月也渐行渐远。

在过去那些简朴的岁月和纯真的年代,一溜平房的窗根儿下,小伙伴们玩得忘乎所以,弹玻璃球、拍洋画、打扑克、捉迷藏······玩累了就躲在阴凉处或舔大冰棒或嘬冰袋儿,任午后的暖阳懒懒地照在身上,无比惬意。

那时候,每家平房的后院几乎都有菜园,有的园子里面还种着果树。要说果树种得最好的,还属小伙伴二宝家。他家的沙果树在园子南边,树枝高出木板围墙半米多,风一吹过,树叶和花儿随风轻摇。

当第一缕秋风吻过沙果树的枝头时,它结的果子已接近成熟。小孩子嘴馋,往往等不到果子透熟就急着品尝。二宝的父母怕我们吃了不太熟的果子消化不良,不让我们采摘。于是,我们几个小伙伴就商量着怎样在不被大人发现的情况下,悄悄地摘点来吃。有人建议直接从围墙上翻下去,用棍子打,二宝一听忙说不行,因为他家的黄狗很灵敏,直接翻进去很容易被狗袭击。不如谁家有梯子拿出来,立在栅栏外面,选最轻巧的人爬上去摘果子,大伙儿在下面接着,这样不但能摘到果子,还能避免被狗袭击。

讨论后,一个小伙伴从家里拿出了木梯子,同伴中磊磊体重最轻、也最灵活,我们选他上树摘果子。果子从青涩到成熟,要经历雨打风吹,实属不易。阳光下,高高的结满果子的果树让人垂涎欲滴。半黄半红的沙果,藏在叶子中,就好像女孩娇羞的脸。磊磊一手抓着枝头,一手拿着沙果大口地咬着,酸涩的果肉让他的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一周以后,二宝爸将沙果摘了下来,二宝妈给邻居们分别送去,还对我们说:“你们这群淘气的小子,沙果没熟透就摘着吃,要不是怕你们吃坏了肚子,叔婶还能舍不得这点果子吗?”时隔多年,当年的小伙伴们再见面还是会用这件事调侃贪嘴的磊磊。

平房最接地气,敞敞亮亮的立于天地之间,滋养了和睦的邻里关系,前门后窗一开,左右四邻一览无余。仲夏的傍晚,人们把饭桌摆在院里,凉爽舒适。男人喝着小酒,女人看顾孩子。饭后乘凉时,左邻右舍会聚在一起聊天、吃西瓜、喝茶水、说故事、品生活。

简易粗陋的平房,蕴含着低成本慢节奏的生活,原生态的泥灶、柴火、烟囱、炉灰让人们的日子更有滋味。曾在网络上看到一个视频,一位来自农村的72岁老奶奶,在家直播烧柴火。老奶奶说:“现在城里人都住在楼房里,听不到柴火在炉膛中燃烧的声音。”在餐饮业高速发展的今天,原生态的炉灶、柴火和铁锅做出的美食格外受人们的青睐,人们不光想念舌尖上的味道,更多地是为了享受生活上的返璞归真。

袅袅升起的炊烟,菜香瓜熟的田园,让人们的日子过得充实有味。一垄垄的黄瓜架,就好像架起了一家人的快乐。看着黄瓜秧从小长到大,一点一点地往上爬,顶花带刺的黄瓜经过阳光雨露的滋润终长成令人垂涎的果实,就好像架起了希望,架起了幸福。红红的西红柿好像是一团团火种,点燃了一个个有滋有味的日子。西红柿初长时虽然较为青涩,但是经过日月的孕育,在雨露的滋润中,最终长成蓄满香甜的美味。曾经有几年时间,我流连于田间菜园,南边锄草,东边浇苗,好不惬意。

三间瓦房两铺热炕,一台炉灶半世时光。简朴的院落,勤劳的人们,这使我想起祖父母晚年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老屋。房子坐北朝南,每天阳光透过窗子照进屋来。窗子是爷爷做的,爷爷是个在木匠活上很有造诣的人,属于无师自通,经爷爷手做出的东西虽然不华丽,但结实、耐用。爷爷做的窗子很有特点,窗框间从不用钉子链接,完全是木头间对口插进去的。爷爷为窗子做框架时右耳处夹一小根铅笔,粗糙的双手推出缕缕刨花,一根根木材在爷爷的手上伸展变换。爷爷告诉我:“让木头咬在一起,是人们最早做木工活的法子。”窗子安上了,屋里亮堂了。爷爷说:“屋里亮了不算亮,人活着关键是心里要亮堂。”

爷爷和奶奶都是心里亮堂的人,那时的日子虽不富裕,但过得有滋有味,就像炉膛里燃起的炉火,让人热乎乎的。爷爷每年开春都要种几亩薄田,再抓上两只猪崽,喂上一年。两只猪崽经过粮食的滋养,长得膘肥体健。每年腊八前后,家家户户都开始张罗杀年猪。在传统东北人家中,年猪养得好与坏,象征着一个家庭一年的辛勤劳作和丰收成果。在奶奶的精心饲养下,每年家里的年猪都能长到二百多斤。

爷爷奶奶认为除了过年,杀年猪也是一年中很重要的日子,在这一天,他们会请亲戚和邻居们来家里吃猪肉。肥瘦相间的五花肉,香而不腻的血肠,再配上酸菜和粉条炖煮几个小时,这样的杀猪菜真可谓人间美味。在火炕上支起方桌,大伙儿盘腿坐下,烫上一大壶原浆白酒,盛上一大碗杀猪菜,加一勺炸好的辣椒油,人们吃得热火朝天,屋内欢声笑语,好不热闹。

“人间至味是清欢”,当年住在平房的日子,是一种简单快乐的生活。要说年味儿,住平房时年味儿最浓。年三十一早,伴着耳畔的鞭炮声声,人们要在院子里贴春联。猪圈上要贴“肥猪满圈”,鸡架上要贴“金鸡满架”,门口也要贴上“出门见喜”“抬头见喜”。家家户户都在大门外挂红灯笼,一直挂到二月初二。孩子们出去玩,天黑了远远地就能看到自家的灯笼。屋里准备好了冻梨、冻柿子,吃一口涩中带甜,这却是儿时最难忘的回忆。

我曾经问过很多人,年味儿究竟是什么?有人回答是空气中飘散着炮仗的火药味,也有人说是除夕夜的团圆饭,还有人说是邻里亲朋来家拜年,嗑着瓜子、吃着花生的热闹。要我说,除了这些,还有回到老屋陪长辈过年,一家人享受举杯欢乐的幸福时光。

我至今忘不了除夕夜门前燃起的篝火,火苗很高,烧得很旺,也寓意着新的一年日子红火。随着子时的到来,饺子成了压轴“大腕儿”,孩子们为了吃到饺子里的钱,都抢着吃,完全不考虑撑不撑的问题。因为每样馅里包的钱是有数的,并不容易吃到,我小时候通常自备两个硬币,在吃不到钱的情况下,就塞进去两个,也代表我吃到钱了,这些调皮的记忆直到现在还让我时常想起。

奶奶睡了一辈子的火炕,也最喜欢睡火炕。她常说:“人在炕上,炕在火上,火炕暖人也暖心。”那时候的平房没有集中供暖,都要靠炉子取暖,不论一天下来有多么劳累,人们都要把炕烧得热热的,炕热了,幸福感就强了。

我九岁那年,奶奶的平房翻盖了,比以前的面积大了将近一倍,有了自来水和集中供暖,地上铺了瓷砖,家里安装了电话,屋内变得更宽敞明亮了。老邻居们都说爷爷奶奶有福气,儿女们孝顺,老两口听见这些话笑得合不拢嘴。

遗憾的是,奶奶在房子盖好那年的秋天去世了。爷爷说奶奶是个没福气的人,从小跟着哥嫂长大,结婚后养活了子女十一人,操劳了几十年,清闲、舒坦的好日子没享受几年,宽敞亮堂的大房子也没住几天……

后来奶奶最喜欢的平房拆迁了,在原址上建起了换热站。但我对老屋的怀念,犹如额头上的皱纹一样,任岁月流转也抹不平它的痕迹,反而越刻越深。每当我故地重游时,仿佛还能看到院里那棵杨树生机勃勃的生长,依旧能准确辨认出哪里曾经是菜地,哪处是仓房。

回首那些年住平房的时光,留恋和不舍滑过心头,无论是曾经的平房时代还是如今的高楼时代,都是人生的一种经历和生活轨迹。

好想再回到那些年的仲夏夜,在老屋的后窗跟下撒欢儿的嬉闹、玩耍,相互追逐在属于我们的童话王国里,长辈们或拉着家常或做着针线活。“别往远跑、快点回家!”他们的叮咛虽不绝于耳,但也伴着天边的晚霞渐渐飘向了远方。

如今,拔地而起的高楼替代了曾经低矮的平房,满眼的是水泥、混凝土、钢筋搭建起来的摩天大厦,在楼群中住久了,会有种不接地气的感觉。因此,虽然楼房里的设施比平房方便,但人们依旧会怀念住平房时的快乐 。现如今,住在楼房里的人们在花盆里种上大葱、蒜苗、香菜、生菜等,除了喜欢绿色纯天然的蔬菜,更多的或许是为了享受田园生活的惬意。想着种过茄子辣椒的后园子,想着那棵长满沙果的果树,想着屋后用砖头垒起的牲畜圈舍,也想着傍晚炊烟上方的艳丽晚霞……

随着祖国经济的蓬勃发展,拔地而起的楼房越来越多,人们生活水平也越来越高,虽然会怀念乡土气息,怀念田间地头,但现代化楼房,还是会让人们觉得更加方便舒适。其实,无论住平房还是住楼房,只要父母亲人还在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,哪里都是温暖的家。

本版图片由 本报记者 张宪红 摄


上一篇:[故事汇]
日本奶水milkjapan挤奶,手机看片国产日韩欧美,日本狂喷奶水在线播放212,玩弄肉滚滚的熟妇 吴忠廖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